header banner

header banner

Instagram Banner

平凡不起眼的香港八十後,記錄自己在世界各地的旅遊經歷,分享現居地值得珍惜的生活文化

2017-03-11

[西營盤] 城市字海的展覽:從字體美學探索香港的歷史文化與城市景觀 (已完結)


喜歡文字,喜愛閱讀,日常也多加留意身邊一些字體設計的東西。後來在工作上碰上文字創作、印刷及設計的事情,文筆通順是基本要求,也沒有忽視排版及字體設計,以及印刷品的紙質,因為全都會影響讀者的觀感和文案傳達的意思。

每次遊走日本和台灣,我都既欣賞又羨慕當地文字美學的發展與氛圍。從街上的宣傳板到書店架上的雜誌,城市文字的視覺呈現充滿美感,能夠看得出當地人對文字藝術有一份堅持。日常生活的字海培養出高質素的審美觀,世代傳承,這些不是一時三刻能夠學會的東西。為甚麼這麼多人推崇日本和台灣的文字藝術設計?答案顯而易見。

香港的情況就不用說,很多設計宣傳不堪入目,一看就是成本效益主導,不顧美醜,視覺效果不協調也沒關係。你看特首候選人的設計眼光也如此不濟,就會明白香港人的設計品味真是沒話可說。


在香港,很少人關注日常的字體美學。然而,最近一個展覽關於城市文字,我挺有興趣的,舉辦場地位於西營盤的長春社文化古蹟(西區社區中心後座)。


展覽藏品雖然不多,但陳列的招牌與街景圖片,給人一種時光倒流的錯覺。最讓人驚訝的是這些熟悉的城市文字景象,原來無聲無息地在我們身邊消失中。很多舊式招牌,還有往日常見的字體風格和製作工藝,始終敵不過時代的變遷,只能殘留在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裡,原有的城市獨特景觀已經不再復見。


從前商店打造一個招牌需要很多工序,特別找文字工匠手寫商號,字體端正,也不能失了氣勢。現在打造招牌減省不少力氣與時間,因為有電腦幫助,款式選擇多。大家各出奇謀積極爭奪顧客的目光,然而,我覺得現在的招牌經常令人眼花瞭亂,強烈的燈光非常刺眼,效果往往適得其反。


手寫字體總是給人多一分溫暖的感覺,這是電腦設計永遠都做不到的效果。

經常聽到別人說「金漆招牌」,因為舊日確實不少商號在木板刻字,然後為文字掃上金油或貼上金箔。


1950年代開始,亞加力膠(聚酸甲酯 - Acrylic)成本不斷下降,漸漸成為製作招牌的主要材料。遊走舊社區,不難發現很多小店都喜愛用膠招牌。


膠字成本低,但缺點是經過長年累月的太陽照射,很快老化脆弱,不夠耐用。於是,較為高檔次的酒樓餐館和金鋪,喜歡用金屬立體字做招牌,光亮表面當年來看是高檔一點,盡顯自己與街坊小店定位不同。


早期的物料和製作方法沒有現在的先進,金屬字體打理不好就出現氧化而變黑,黯淡無光,所以定期保養必不可少。從前是有專門的工重負責用擦銅水動手省招牌,俗語有云「省靚招牌」是有意思的。


噴漆字是另一種常見的街道文字,多數是一些警告標示。鑿字師傅用鐵片打造噴漆字模後,就能夠大量「複印」。不過,漢字結構十分複雜,既要造成筆劃相連的效果,又不能鑿斷字體模板,師傅的鑿字技術非常重要,不能看輕。


霓虹燈箱曾經照亮香港的大街,見證城市在1970-1980年代經濟的急速起飛,大型的霓虹招牌隨處可見,晚上一亮起來,五光十色,一片繁華景象,難怪香港成為不少國際遊客心中的東方之珠,獨有的城市街頭美學。


霓虹燈箱是集合文字設計、顏色藝術和電工技術的作品,缺一不可。可惜,霓虹逐漸被LED燈箱取代,部分舊招牌因為政府加強監管而被拆下來,當年彌敦道霓虹密佈的城市景觀,已經所剩無幾。


整個展覽主要介紹幾種日常文字工藝的製作技術:手寫字、膠字(塑料造字)、金漆字、霓虹字、鑿字及電腦造字,簡單解說師傅造字的工序,行業未來發展的困境。希望大家參觀展覽過後,充分肯定這些日漸式微的文字工藝的保育價值。

《城市字海 - 香港城市景觀研究》展覽

Exhibition: Typography and the Sea of the Words
- an Exhibition of Hong Kong Wordscape
舉辦日期:2017年2月18日~4月1日(周日、周一休館)
地點: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
地址:西營盤西邊街36A後座

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
官方網站:cache.org.hk
Facebook:www.facebook.com/cache.org.hk
Instagram:@cachehk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